“战疫”前线的影像记忆
来源:“战疫”前线的影像记忆发稿时间:2020-04-07 13:33:02


俄罗斯医护人员为杨勇送餐(受访者供图)

与医护人员告别后,杨勇接受当地电视台采访,然后跟着警察去提车。“隔离14天,终于自由了!”杨勇早已按耐不住再次驾车出发的心情,但回忆起这半个月的隔离时光,“还是有些舍不得,感觉自己挺幸运的,碰到了一群可爱的人,他们面对疫情依法办事,但更通人情。”

贝加尔湖上吃火锅、喝着伏特加等极光、看日出赏日落观湖景……杨勇这躺自驾行的前半程惬意自在,然而意外总是不期而至。在快出俄罗斯进入芬兰时,杨勇听朋友说国内疫情暴发,那时离中国农历新年只有两三天了。

在欧洲其他国家,交警一般只是检查入境时间和旅游史,没问题就基本放行。但这一次却不一样,“俄罗斯交警不仅检查了证件,还对我的旅行史也进行详细询问。在得知我有欧洲旅行史后,交警便叫来了救护车,让我去做新冠病毒检测。”

此前,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主任罗伯特 · 雷德菲尔德博士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证实,美国白宫冠状病毒应对工作组的推测的确是基于“只有50%人遵守社交距离原则”的假设。“事实上,似乎大多数美国公众都把社交距离的建议放在心上,我认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看到的数字要比模型预测的要低很多很多很多。”雷德菲尔德说。

“第一次坐救护车,检测没感染也要隔离”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7日报道,与美国白宫冠状病毒应对工作组关系密切的一位消息人士表示,美国最终因新冠肺炎死亡的人数可能“远低于”10万至24万人这个数字。

“欧洲也危险了。”这是杨勇3月3日发的一条朋友圈,地理位置显示在英国。这是他第一次意识到疫情离自己这么近。杨勇是从新闻里听说意大利新冠病毒开始流行的,但当时在英国街头还没有人戴口罩,公共场所也没有特别防护。为保险起见,接下来的行程,杨勇决定避开人多的地方,尽量选择偏僻景点游玩。

杨勇与俄罗斯医护人员合影(受访者供图)

原本以为入境俄罗斯就没事了,结果没想到的是,3月18日杨勇行驶至莫斯科附近大卢基市又一次被拦下。当时,他正在市内一路旁停车休息。俄罗斯交警看到中国牌照的汽车便过来询问,并查看他的相关入境证件。